第四十九章 安排

“我知道怎么配制秘药,需要的几样珍稀药材也都有,但还缺一样最珍贵的主药。”

夏颜说道。

事实上这些都是她爷爷当初收集的,没有主药的原因似乎除了太稀有之外,也因为不能长时间保存。

所以除了主药外,其他需要的材料都基本齐全。

“主药是什么?”李悼问道。

“是一种叫血葵的东西,具体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

夏颜也皱了皱眉。

爷爷逝世后她整理遗物发现的秘药配方,发现就差这一味主药后,便特意找人打听这个名为“血葵”的主药。

但让她郁闷的是打听了很多人却没有一个知道这种药材,甚至都没人听说过。

“不过应该不是太难找。”夏颜说道:“三年前我哥开始练混元一气,爷爷花了一个月多点的时间就找到了血葵,配制好了秘药。”

李悼听到这里,本想问关于她哥哥练习混元一气的细节,但看到她又有些失落的样子,还是没有问。

“那我先开始练。”他问道:“黑拳的事怎么说?”

夏颜想了想,说道:“晚上你和我走一趟,跟我去找一个人。”

“行。”李悼点了点头。

说完事情后,夏颜离开武馆出去办事,吴庆之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干便回去了,武馆里就剩下他一个。

他便开始研究起混元一气这门超凡武学。

混元一气可以看做混元功也就是养生拳的进阶武功,或者说养生拳本就是这门超凡武学的一部分。

而剩下的那部分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甚至简单的过分,只是将原有的呼吸法修改了一部分,增加了一种名为混元桩的桩功。

练成了混元一气后,就可以使用出一种爆发气血的特殊技巧了。

“就这么简单?”

李悼很快意识到这门超凡武学的精髓应该就在于秘药,还有最后那个爆发气血的技巧。

不然只是多出了一个桩功,和原有的混元功相似度超过80%,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区别变化。

“打破人体极限的关键应该在秘药上面。”

李悼望向了那个爆发气血的特殊技巧,目前没有秘药连那个都不能尝试,不然很容易把自己玩成残废。

“先练起来再说吧。”

他开始练习混元桩,这种桩功很简单,主要目的是让周身在尽可能松的情况下整合为一体,然后让修习者感受到自身气血的运行。

李悼按照上面的图形摆出了那个姿势,很快就感觉到一股热流出现在胸腹中间,向着四肢百骸缓缓流去。

他知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气血在运行了。

便在这个时候,属性信息也发生了变化,养生拳自动变化成了混元一气。

【混元一气:混元(0.1%)】

“这就入门了?”李悼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么站了一会儿就将这门超凡武学成功入门了。

不过属性数据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可能是因为属性本就已经太高了的缘故。

而现在他的潜能已经达到了的853%。

他原来就留了两点潜能以备用,后来又吸收了柳觉夏收藏的烛台上的潜能,又得到了张瑶送的小红绳,再加上黑玉镯每天都在提供潜能,最终攒下这么多。

攒了这么久的潜能,正是为了用在今天这个时候。

“直接提升混元一气。”

李悼直接把潜能点砸在了上面。

便在他将潜能加上去的瞬间,周身的那种热流顿时加快了速度,迅速运转了起来,就像开启了倍速模式,原本因此产生的那种舒适感,也变成了撕裂的强烈痛苦。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大概过了三秒就逐渐平息了下来,而李悼只觉得那股热流已经遍布了全身上下。

李悼看了一下属性信息,里面信息已经发生了变化。

【混元一气:一气(0.1%)】

让他惊讶的是,将这门超凡武学升了一级只用了两点潜能,后面的绿色加号依然存在,剩下的潜能还可以提升。

“是因为我身体太强,气血远比常人旺盛的原因么?”

李悼心中猜测。

混元桩主要的作用就是激发气血,而气血这种东西和体质息息相关,体质越强的人越容易激发。

以他的强悍体质,激发起来肯定也远比一般人容易太多。

想到这里,李悼便继续提升混元一气。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提升的那一刻,那种强烈的痛苦还是差点冲垮他的意识。

他整个体表的青筋全都暴起,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加快了流速要冲破血管来到体外一样,无数暴凸的血管就像粗大的蚯蚓一样爬满了他的体表,显得格外狰狞恐怖。

这次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才停下,等到结束的时候,李悼全身都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

而原本那些遍布全身的热流已经连成了一片,就像形成了一张密集的大网,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居然增加了这么多?”

李悼惊讶的看着属性信息,此刻的属性已经变成了力量2.9,体质3.0,敏捷2.0,智力2.2。

体质一下子由原来的2.4变成了3.0,足足提升了0.6,继力量之后第二个到达了人体极限。

最重要的是他隐隐感觉全身气血连成一体,随时都可以调动起来,爆发出极其可怕的力量。

“接下来只要找到那味主药就行了。”

李悼收起混元桩,长长呼出一口气。

正前方四五米处的树叶随之摇曳。

……

到了晚上,李悼跟着夏颜离开了武馆,来到了一个老旧的汽修厂。

汽修厂很大,外面的空地上停放了很多老旧生锈的汽车,更像是一个专门停放废弃汽车的垃圾场。

他们走进修理厂,一眼便看到了要找的那个人。

“郝伯,我来了。”夏颜远远喊道。

被她叫做郝伯的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正站在一辆汽车前面打开引擎盖查看里面的情况,听到喊声后转过头来。

见到是夏颜,他摇了摇头,和旁边的青年交代了几句后便对夏颜招了招手,然后向里面走去。

屋子里。

“坐吧。”郝伯坐在沙发上,指了指对面的沙发,“他就是你找的那个人?”

他望向夏颜后面的李悼,上下打量了起来。

“就是他。”夏颜坐了下来,“郝伯你什么时候能带他去打一场?”

李悼就站在她旁边没有跟着坐下,在路上的一番谈话也让他明白了今晚来找这个郝伯具体为了什么。

地下黑拳虽然没有什么规则,但也不是说想打就能打的,就像不管参加什么比赛都要先报名一样,有了具体的名额主办方才能安排场次。

这个郝伯就有这方面的渠道,知道每一场黑拳开放的时间点,也能安排拳手参加拳赛。

“身子板看着还可以。”郝伯打量着李悼,露出几分赞许的目光,“不过地下拳台那种地方你也很清楚,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确定他做好这个准备了吗?”

说到后面,他又看向了夏颜。

便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李悼注意到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聚在那里看着这边。

那几个人个个都精悍强壮,眼中都带着凶意,虽然都穿着修理工的衣服,但明显更像一群亡命徒。

“这方面不需要你担心,我自有把握。”夏颜其实也和对方想的一样,但是李悼不这么想,她也没有办法。

“行。”郝伯不再多说,“出场费我拿一半,赢拳的钱我拿20%,没有问题吧?”

“你说了算。”夏颜没有反对。

郝伯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月有两场黑拳,三天后的那一场是赶不上了,半个月后……”

“半个月太久了。”一直沉默的李悼开口出声,打断了郝伯的话,“就安排三天后的那一场。”

半个月之后,他差不多也要去学校报到,已经不在临海了。

被突然打断了话,郝伯顿时皱起了眉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重新打量起了李悼。

“不行。”他脸色冷淡了下来,端起茶喝了一口,“三天后的名额已经满了,安排不了你。”

“让出一个名额。”李悼说道,“或者我直接顶替一个名额,那里总不能还查身份证吧?”

“确实也是一个办法。”郝伯淡淡道:“但前提是你得先说服他们。”

随着声音落下,那几个穿着汽修工服的男子已经围了上来,一个个脸色很是不善,还有人手上拿着扳手,撬棍等工具。

夏颜毕竟只是一个小女生,看到这副架势还是不由紧张了起来。

“这就是你手下的拳手?”李悼瞥了这些人一眼,神情不变,“就这些垃圾也能打黑拳?”

他这句话顿时激怒了那几个人。

“小子!你找死!”

为首的那人举起手中的撬棍就冲了上来,其他人也跟在了后面。

五分钟后……

汽修厂门口。

“那就这么说了。”李悼说道,“三天后的这个时候,我来这里找你。”

“好的,你们慢走。”郝伯完全没有了原本的冷淡,苍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待到李悼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他才用不停颤抖的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在他身后的屋子就像惨遭壮汉蹂躏的少女,门板被撕开,桌子被轰烂,就连墙体都被轰出了一个等人高的大洞,到处都一片狼藉。

而那几个拳手正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破烂中,发出着痛苦的哀嚎,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