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信件

当晚阿格尼丝和西蒙便在罗吉尔的居所中住下,打算先休息几天。

经过和罗吉尔长时间的扯皮,阿格尼丝终究还是答应了自己的老师让自己去试探教皇冕下心意的任务。

然而这次赶回圣辉大教堂自然不可能再动用大传送阵这一需要耗费大量珍贵材料的底牌,上次动用不过是因为害怕北境不知名侵蚀裂缝继续扩散或者出现什么其他不好的事情。

现在阿格尼丝不过是回去汇报情况再加上顺便试探,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需要动用这种级别的东西,唯一的赶路方式只能是靠着寻常的马匹和双腿。

还未等阿格尼丝睡下,房门外忽然传来了轻声的呼唤,随后就是不怎么明显的敲门声。

听到这敲门声阿格尼丝心中一动,喜滋滋地拉开房门便看到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站在门前等待着。

“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女孩并没有回答阿格尼丝的话,只是将自己攥着的手心打开,露出了里边藏着的一枚银白色的龙形戒指。

“老师让你给我送东西来了啊!”阿格尼丝有心要逗一逗眼前的小女孩,便笑着打趣道:“你长得这么可爱,一定是老师的私生女吧?”

被捉弄地小女孩涨红了脸,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请圣女殿下自重”出来,引得阿格尼丝放肆地大笑,并不以为意。

“行了,你走吧。”阿格尼丝将小女孩手上的戒指抓住,便催促她赶快离开,“下次你再来的时候带些甜点过来,不然我就烧了你的眉毛哦!”

小女孩被吓得面如土色,将戒指交给了阿格尼丝之后连道别都不敢便跌跌撞撞地跑掉了,又让某位无良圣女高兴了许久。

等自己的感知范围内不再有小女孩的身影之后,阿格尼丝才放心地广关上房门,脸上带着满足的光芒抚摸着手中的那个银色指环。

“银龙护符,老师还真舍得下血本啊,啧啧......”

她手中的龙形戒指,是七百多年前诺斯帝国的创建者诺斯大帝向传说中通晓世间一切防御之术的银龙讨来的颈鳞经由手艺最高超的矮人工匠制作而成的,是世间现存的最好的防御神奇之一。

而且她知道这个戒指是老师引以为豪的十件珍藏之一,这次为了让阿格尼丝全心全意地帮他做成试探教皇的事情,他可是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不过......那个穷酸公爵用不上这么好的东西吧,就一个小小的刺客......”

手中握着这价值连城的戒指,阿格尼丝的心思逐渐活络了起来,脸上开始咧开一个大大的充满恶意的笑容。

“况且当时也没约定用什么品质的魔法道具换是吧?”

想到这里,她已经非常自然地将银龙护符揣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掏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灰黑色戒指代替。

“这个似乎太寒碜了点......换一个吧。”

终究还是心底过意不去,阿格尼丝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服自己的良心,一边想着要拿什么样的东西忽悠杜克,让他生不起半点怨恨的心思来。

想了许久,她忽然灵机一动,便从抽屉里边掏出纸笔出来准备给杜克写信。

..................

等到杜克收到阿格尼丝的来信的时候,又是十天以后的事情了。

这些时日杜克都异常的忙碌,因为优厚的收留条件以及很多前所未见的先进科技,特别是火车这种超越时代的钢铁巨兽的感染,那些流民代表们都对此次考察异常满意,都纷纷表示回去就会和自己的同胞们明说这些事情,不日就会带着他们过来定居。

而最近弗拉维奇和杜克就将精力都投入到这上面来了,从前天开始离得近的一些流民部落就开始成群结队地陆陆续续赶来,甚至还裹挟着别处来的落单流民一齐往这边赶来登记。

这让杜克他们的工作量比以往多出了几倍,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回到家都是倒头就睡,明天起来又继续重复这些工作。

这天杜克刚刚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准备出门时,一名卫兵忽然走了过来递上了一个异常精美的信封,上面烫金的饰品让杜克很快就联想到米尼斯带来的牧首大人的信件。

牧首怎么会给我寄信?

杜克有些疑惑地接过信封,撕开封条抽出信纸一眼就看到了上边狗爬一样的字迹,马上就明白过来这封包着牧首专用信封的信件是某位倒霉圣女的杰作。

“尊敬的公爵大人,您好......”

看到这样客气的开头,马上杜克就感到有些不妙。

匆匆浏览完整张信纸,杜克已经完全明白过来自己又一次被坑了!

信中说的事情比较寻常,不过是什么罗吉尔大人又送了一个超强力的戒指,比上次米尼斯的那个还要强十倍百倍的,而且还是一个老古董,价值连城什么的一顿夸。

然后又话锋一转说什么为了防止杜克精神力不够、需要好好保重身体,用不了那么高级的东西。

又说这个东西很多贵族和教会高层都见过,和之前的戒指一样身份信息太过明显,一看就知道是罗吉尔送出去的东西。

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上次那一套,最终才三言两语地说一声什么暂为保管,用自己身上暂时最适合杜克的一件东西作为抵押云云。

看到这些杜克只觉得一口老血憋在胸口不吐不快,看到末尾之后他赶忙将信封拿来,搜了半天才从最里边掏出一个小拇指大小的圆形物事。

等他定睛一看,发现居然又是一颗没有什么特点的小珠子,只不过是这次换成了红色而已,但是还是改变不了这东西廉价的事实。

“阿格尼丝,我和你势不两立!”

杜克内心狂吼一声,只想把手上这东西扔的远远地免得看了心烦。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手上的珠子开始变得有些烫手,不一会热就变得炙热起来,让他几乎持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