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零斯潘达村争夺战四

所以想要完全让躲在掩体里的重机枪哑火靠光靠狙击手是不现实的,除非不计时间的让狙击手一个一个的把机枪手都打死。

但是那需要很长的时间,自由波斯法尼亚抵抗军现在最缺少的东西。

所以现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炮把两处重机枪阵地给轰了,就算不能破坏重机枪这个铁疙瘩,坍塌的房屋建筑下的东西想再扒出来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戈登立即就把刚刚赶到的炮兵派了上去,之前的佯攻不过是为了不让崔凡克联邦军发现步兵炮,用重机枪压制而已。

很快七十五毫米步兵炮就完成了准备,瞄准之后装填了炮弹。身处一线的戈登立即下达了开炮的命令。

咚咚咚咚!四声炮响之后,四发炮弹飞向米尔斯所在的三层建筑。

米尔斯上尉在抵抗军开炮的一瞬间就发现了正前方小树林腾起的火光和烟雾,当了七八年兵的他自然明白那是什么!

几乎是本能斯驱使,米尔斯上尉转身就跑,同时呼唤比尔他们逃命:“炮击!快跑!”

西拉王国这种七十五毫米步兵炮属于一种低膛压步兵榴弹炮,是第一代使用定装弹榴弹炮,除了轻便之外几乎没啥优点。而最大的缺点就是射程着急,还没有现在的重机枪射程远。

之所以射程近,自然和其很低的炮口初速有关,这种火炮炮弹射出之后,战斗现场的人可以通过肉眼清晰看到炮弹的飞行轨迹,你说慢不慢?

如果说炮手可以看到自己发射的炮弹这个其实不算怪事,因为火炮初速只要不是特别的快,在火炮后方因为相对视线位移的关系能看到炮弹很正常。

但是处在火炮侧面或是前方的人也能看到哪就只能证明这种火炮的初速实在是太慢了。

但是即便这样,也只给了米尔斯上尉一秒多的反应时间,米尔斯上尉只来得及跑到房间的门口,建筑物就被炮火覆盖了。

四发炮弹直接命中了三发,还有一发飞进了旁边不远处的草垛,把给牲畜准备的草料扬上了天。

七十五毫米步兵炮杀伤软目标的能力还是可以的,但是对付建筑物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因为这玩意计划没有穿透能力,真的只是单纯的靠爆炸威力硬炸。即便是这样,对付非钢筋混凝土的民宅也是足够了。

一发炮弹砸在三楼布置机枪的房间外墙上,爆炸的威力把墙壁炸出了个打洞,飞溅的建筑物碎块击中了米尔斯上尉的后背,直接把他拍翻在地。

这一下没有要了米尔斯上尉的命,却让他受伤了,被炸飞的碎砖头拍在了米尔斯上尉的后背和头上,夹杂着冲击波把他扔出了房间。

米尔斯上尉还没有落地就晕了过去,但是和他同处一室的机枪手比尔和副射手就没有那么好运,副射手被炮弹片击中了胸口,倒在地上呻吟,比尔躲避不及直接和机枪一起被埋到了瓦砾下面生死不知。

另外两发炮弹命中了建筑的屋顶和二层窗口,这导致建筑物三层彻底一片狼藉,而二层人员更是被飞进房间内的炮弹直接一锅端,比三层还要干脆利落。

突然出现的炮兵火力使得崔凡克联邦守军当时就傻眼了,因为按照常识没有炮兵的掩护与反制,在这种没有预设阵地和工事的情况下是根本守不住的。

自由波斯法尼亚抵抗军会用火炮给村中的建筑物逐个点名,留着这些民房内抵抗只能等死。

现在重机枪又被拔掉了,别说面对炮击,就算抵抗军现在冲过来,失去了机枪掩护的守军想靠手里的栓动步枪守住也没希望啊!

梅森少尉还没有来得及带着部下爬上教堂塔楼就听到了炮声,但是这个时候的梅森少尉还以为是己方的炮兵赶到了,感觉压力顿时小了很多。

因为梅森少尉明白,如果己方炮兵加入了战斗,那就意味着支援部队已经赶到了,自己有希望活下去了。

这让梅森少尉非常兴奋,立即催促手下快点到塔楼顶恢复机枪重机枪的射击,为支援部队争取时间。

不过等梅森少尉带着人爬上塔楼向下一看便立即傻眼了,刚刚的炮击哪里是对着自由波斯法尼亚抵抗军,明明是对着己方军队防守的斯潘达村好吗!?

此时炮击还在继续,梅森少尉马上进行观察,居高临下的他马上发现了远处小树林里的步兵炮。

小树林的位置是水冷重机枪的火力射程范围,但是梅森考虑了一下还是制止了手下要用重机枪还击的行为。

事实证明梅森少尉的选择是正确的,虽然重机枪的射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压制这个距离的步兵榴弹炮,但是也很难伤到炮盾之后的炮兵。

待炮兵根据自己机枪阵地的射击找到塔楼上的自己时,那可真的是十死而无声。

没有火炮时,自己所处的教堂塔楼绝对是堡垒,但是有了炮就是坟墓了,傻瓜才会做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努力呢!

“把重机枪撤下去!向后方撤退!快!”梅森少尉一边命令手下把水冷重机枪撤下塔楼,一边探出头查看米尔斯上尉那边。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梅森少尉顿时心惊肉跳,米尔斯上尉所在的那栋建筑的第三层已经塌了,第二层也是冒出滚滚浓烟。

这样看来米尔斯上尉凶多吉少啊……等等,那个建筑物后面地上趴着的人好像就是米尔斯上尉,至少那个人的军服可以说明!

如果米尔斯上尉站死,那自己就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了,不过梅森少尉可不想当这个费力不讨好的指挥官。

况且梅森少尉与米尔斯上尉是好友,关系颇为亲密,现在梅森少尉见米尔斯上尉趴在地上生死不知,担心得不得了,哪里还有心情指挥战斗。

梅森少尉连滚带爬的冲下塔楼,奔向米尔斯上尉。快步赶到米尔斯上尉所在的地方,梅森立即检查米尔斯上尉的情况。

还好,还有气,似乎也没有什么伤口,应该是被炮弹的冲击波从楼上扔下来的。

这也多亏了房子下面是松软的草坪,否则从三层楼扔下来摔也摔死了!

“来人,来两个人!米尔斯上尉受伤了!”梅森少尉大声呼喊,成功的招呼来两名崔凡克联邦军士兵。